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手机版  |   桌面下载  |   邮箱登陆  |   论坛注册  |   站点导航 定制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舆情 >

出 彩 城 步

发布时间: 2017-03-17 10:30:21  |  来源:   |  作者: 饶兴军  |  责任编辑: 胡君
  
 

  走出学校的大门,我就想离开城步,远离这个蛮荒、贫瘠、狭隘的山旮旯,越远越好。

  过了不惑之年,因到外地旅游的地方多了,从报刊、电视、网络看到的东西多了,对城步的了解深了,通过全方位的对比,我越来越觉得城步是一个非常出彩的地方。

  之所以出彩,源自城步的美,这种美是从城步的大山里流泻出来的,是从城步的溪河中温润出来的,也是从城步人的骨子里浸透出来的,于是便有了城步的山奇、水秀、人杰、地灵。

  那 山

  “九山半水半份田”的城步,东北有海拔1409.5米的照面山和1817米的龙须岩,东南有海拔2021米的二宝顶和1883米的金紫山,南有海拔1801米的老山和1940.6米的南山,西有海拔1600米以上的黄竹山、乌鸡山、牛坡头,西北有海拔1279.5米的铁坑岭,全县森林覆盖率高达83%。

  城步镜内的南山大草原,方圆八十里,绿草茵茵,牛羊成群,风机林立,让人领略“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神韵。那两江峡谷国家森林公园、金童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白云湖(十万古田)国家湿地公园、沙角洞银杉公园等地,珍稀植物种类繁多,有银杉、水青树、红豆杉、银鹊树、楠木、华榛长苞铁杉等国家一、二、三级重点保护植物200多科800多属2000多种,还有金丝猴、娃娃鱼等国家保护动物100多种。真是林海浩渺,树木葱郁,绿得异样,绿得特别,绿得没法子说,活脱脱一个空气清新、负氧离子浓度高的“天然氧吧”。

  城步每一座山,都有城步人的影子,佝偻的影子总是被太阳或月亮拉得很长,摇晃着硕大的脑袋整日里忙个不停,与山融为一体。也不奇怪,城步的山是城步人赖以生存的依靠,没有比依靠着这些山更踏实的,城步人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脸上含笑的,永远是那么乐观,即便日子过得只剩下了颓崎,因为他们看着这些山,心中便有了着落,有了依靠。城步的山是城步人的希望和寄托,是城步人的灵魂和思想。

  钟灵毓秀,才是城步的山。成语“大巫见小巫”就源自城步的大巫山和小巫山。一个朋友来城步做客,回去之后用了一句“山高路远”,听到后我挺吃惊的,似乎汪国真老先生的这句话用在这里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城步的山不是以险出奇,亦不以俊出新,似乎它永远只是那样普通,横亘于城步的时间里。

  坚磐的大山,在那遥远的年代里,独自漆黑。从爷爷到孙子,从孙子到爷爷,一直就坚守着这种轮回,似乎不受半点岁月的剥蚀。那一片连一片,一层连一层的山,从来就没有过尽头,恰似中国水墨画里的浓淡,从来不用任何一点丹青着色,就能把这些山洗印得彩彻区明。

  那 水

  大山的纵横,成就了城步的美水。城步有发源于青界山和黄马界的资水(又名郝水)、有发源于巫山西南麓的巫水、有发源于南山牧场大茅坪的渠水、有发源于金童山的浔水等大小溪河816条。

  如果说城步的男人是山,那么城步的女人就是水,山有了水更加伟岸,水有了山更加温柔,山水构成了一个和谐的世界。

  巫水,是城步水之灵韵。我曾陪同湖南日报的记者对巫水源进行采访,那情景至今难以忘怀。山崖山岩是他们的岸,硬硬的鬼斧神削,很立体的雕刻,很突兀的狰狞。清澈的河水,似乎清澈得只剩下绿了,河面上不时泛过一条小船,这些船上的渔夫唱着城步人唱了几百年的山歌,轻松而惬意。渔舟唱晚的巫水河畔,归来的渔民走进吊脚楼里升起了炊烟,一碗碗满满的米酒之后,男人女人就开始了最原始的游戏。

  巫水,是城步水之精华。那巫水河,是一条美得让你心疼的河。如果说巫水是一位丰乳肥臀的妇人的话,那资水绝对就是春情萌动的少女,静静地从茅坪镇高茆塘山冲出发,经西岩镇铜源村流过,有意无意地缭绕你的衣襟,含情脉脉,使你忍不住就想掬一口入嘴。

  城步的水很静很静。雨夜,你可以卧听一片无边无际的沙沙落叶声,悦耳窸窣。星月之夜,你可以听见檐下灯里老人的叹息声。

  那 人

  在大山里生活久了的城步人,实在敦厚,山不仅赋予了城步人以生活,还赋以了城步人以意志——大山的意志!

  城步人有城步人的气质,城步人有城步人的意志,这种气质和意志在外人理解不了时就成了“匪气”,匪气深重的人聚居在一起谋事就成了匪患。数百年前的城步匪患,使那种土匪习气在城步人身上扎下了根。城步人从不介意别人说自己是土匪,反而引以为骄傲。这是因为匪气在城步人的心中不是那种蛮横无理、无事生非、欺凌弱小的流氓秉性,而是一种简单、质朴、醇厚的彪悍气派。说的直白点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敬我三分,我敬人七分”。也许正是这些简单而直白的做人规范,才酝酿出城步人特有的城步气质——敢拼、敢打、不怕死。城步人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也会因为一句话不和而聚众斗殴。重情重义、爱憎分明,这就是城步人的气质,这是城步人骨子里的东西,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东西,已经融入城步人血液里,深入到了城步人的骨髓里,深深地扎根并将永恒的依附。

  那 事

  外地人总担心城步人会放蛊,我走访过城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村庄,从没见过,也从没听说有人懂放蛊,所以就谈谈我所知道的那些事儿。

  城步人的日子就是事儿,事儿就是过日子。谁家姑娘好就娶谁,谁家后生棒就嫁谁。这样日子才能有盼头,有希望。

  逢年过节,舞舞吊龙、爬龙、滚龙、独龙……,表演傩戏、庆鼓塘、挤油尖……,每天喝喝油茶、虫茶、青钱柳茶……。说到这些,来城步采访拍摄的中央、省、市媒体记者们说,城步的山美水美人更美。的确,城步人是火辣辣的,旺盛而热烈。所以,城步人知足常乐,日子激情似火,永远都不会单调。

  城步那山,成就那水;城步那水,哺育那人;城步那人,造就那事。城步人即使漂洋过海,也永远不会忘记赐予自己灵魂的山和水。

分享到:
0
  • 焦点企业

“互联网+”顶层设计催生经济新格局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60213067

传真:0086-10-60213767

媒体合作:0086-10-60213067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60213767

广告合作:0086-10-60213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