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手机版  |   桌面下载  |   邮箱登陆  |   论坛注册  |   站点导航 定制
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投资 > 深度报道 >

微整形市场“潜规则”:兜售针剂 推荐工作室注射

发布时间: 2017-05-15 13:33:26  |  来源: 法制日报  |  作者: 赵 丽  |  责任编辑: 胡君
  编者的话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近几年,美容整形市场走势可谓一路向好,尤其是微整形美容,因多为注射整形,吸引了不少年轻女性。根据相关规定,我国只有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医院才能进行注射整形,但当前的微整形市场可谓良莠不齐,除了正规医院、专业整形机构,一些小作坊式的工作室甚至美甲店都加入其中。于是,美容变毁容的事情时有发生。微整形市场到底有多乱?《法制日报》记者在多地进行了调查。

  □ 本报记者 赵 丽

  □ 本报实习生 刘雪妍

  微整形是当前不少年轻女性的热门话题,在互联网上,关于微整形的话题比比皆是,尤其在微整形贴吧里,心得分享、求靠谱药商、咨询哪个门店好的帖子可谓一个接一个,其中也不乏微整形中介的广告。

  《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活跃在网络上的微整形中介,不仅可以介绍靠谱的“医生”,也推销各类微整形针剂。

  在调查过程中,《法制日报》记者以希望注射玻尿酸为由,与微整形药商君先生取得了联系。

  君先生的业务范围是推荐针剂及“靠谱”工作室。

  《法制日报》记者问及为何不介绍正规医院,君先生的答复是,大型正规医院的医生不接自带药,如果一定要医院的医生操作,也可以帮忙介绍。不过,一旦被医院发现,医生可能会受处分。

  “我帮你找技术过硬的‘医生’,这一点你放心好了。我给你找技术过关的工作室和‘医生’,你拿到药之后可以和‘医生’接洽。有些所谓的正规大医院都店大欺客,特别‘黑’。”君先生说。

  为了进一步说服记者,君先生开启了“性价比”论。

  “现在很多人都愿意到我们这里拿微整形的针剂,谁都不愿意去医院拿药,除非是那种完全没有接触过微整形又特别有钱的,就喜欢在医院里面被宰。”君先生说,以乔雅登(目前市面上的一种主流玻尿酸——记者注)为例,他给出的价格是每支1600元,“在正规医院,一支的价格是8800元。不同牌子的报价是不同的,在医院里打一支五六千元的玻尿酸,我这里的报价也就1000多元。到了工作室,还要给‘医生’注射费,大概是1000元左右。”。

  “医院有行价,其实工作室也有行价。你如果不拿药,直接去工作室注射,价格虽然比医院低,但还是不划算,从我们这里拿药再去工作室是最好的。工作室也从我们这里拿药,而且你也不知道别人的技术怎么样,没有人介绍,也容易被坑。我们在全国各地都有合作工作室、合作‘医生’。”君先生说。

  “不算手术,就是注射。很简单,敷麻药,无痛感,20分钟到半个小时完成”。

  这是君先生对于注射玻尿酸的评价。《法制日报》记者多次询问,工作室负责注射的“医生”是否有执业资格,君先生君闭口不谈。

  《法制日报》记者随后以价格太高为由拒绝,但君先生提出另一个解决办法——做代理挣钱。

  君先生说,“你拿的价格也是代理的价格,如果你身边有朋友要做微整形,你可以给他拿货,赚到钱后就可以拿针剂给自己注射了”。

  对于做代理的薪酬,君先生表示暂时保密,但卖出一支玻尿酸可能就赚回了代理费。

  记者问卖针剂是否会被查,君先生自信满满地表示,“现在国家没有管,所以这几年的利润特别高,想赚钱就趁机赶快赚了,你要等他管到你的时候再赚吗?我做这么久,我也赚了这么多钱,也没有人管我啊”。

  美容养生店内也可微整形宣称与整形医院合作

  针剂来源及合作医院信息说不清

  □ 本报记者 范天娇

  “水光针、瘦脸针的针剂安全吗?”

  “放心,都是从医院拿的。”

  “哪家医院?”

  “有韩国的医院,也有国内的。”

  这是《法制日报》记者近日在安徽省合肥市暗访多家美容美甲店过程中,与服务人员的对话。

  《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发现,部分美容店开设在写字楼或是居民楼内,在提供护肤项目的同时,也提供微整形服务。这些店铺号称与整形医院合作,但具体到哪家医院,又不愿多说。

  在合肥市一大型商贸中心写字楼里,有一家韩式皮肤护理中心。记者看到,这家店面装潢比较高档,一进门是接待区,往里走是不同的房间,房间里摆放着床位和仪器。

  记者以想要美白和补水为由进行咨询。该中心一名号称是皮肤科专家的工作人员递给记者一本产品手册,里面有一页介绍的是水光管理,价格是2000至2800元不等。

  “这个是水光针,一个疗程要注射3次。注射前会敷麻药,注射时不会痛的。”这名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是通过皮肤内的5个通路注入皮肤再生成分,让皮肤水嫩。

  这名工作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该中心还可以打瘦脸针,一针2800元。确定要做的话,需要预约,中心再请整形医院的医生过来做。这些针剂分为进口和国产两种,进口的是从韩国医院进的,国产的就是国内医院的。记者问及提供微整形的是哪家医院,这名工作人员没有正面回答。当记者问及针剂的具体情况时,对方也避而不谈。

  《法制日报》记者在这家皮肤护理中心的宣传单页上看到,该中心号称与韩国专业皮肤科合作。不过,中心工作人员又称,该中心就是从韩国医院分离出来的。至于是韩国哪家医院,该工作人员没有回答。

  在合肥市瑶海区的一家养生店内,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可以提供微整形服务,但是不在自己的店内做,要带顾客去整容医院做。

  这家店铺内还悬挂着一些横幅和摆件,显示其服务项目与某大学科研项目有关。记者注意到,接待处的柜台上摆放着一张奖状,上面写着:“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干细胞人造皮肤、角膜”,落款是某大学组织工程研发中心。

  工作人员解释说,这所大学的组织工程研发中心专门研究口腔、皮肤修复再生、抗衰老等项目。干细胞是激活细胞和起源细胞,研发中心通过取脐带血里的干细胞,发明出了“双层皮肤”,造出皮肤模型,可以解决各种皮肤问题。

  “干细胞产品通过微针诱导到皮肤内,有针感,无痛感。”这名工作人员说,这些产品的安全肯定有保障。

  不过,记者在网上搜索某大学组织工程研发中心以及与之相关的“干细胞人造皮肤”时,并没有搜到相关信息。

  记者在走访中还注意到,很多美容美甲店内都提供半永久纹绣,包括纹眉、纹眼线等,通过纹眉器械将色素染料植入皮肤表皮,起到显色效果。但这些色素、色乳的来源以及操作环境存在很大隐患。

  长江东路一居民小区内的纹绣店老板称,自家色乳都是从韩国、德国进口的,安全可靠。记者看到,这家店面只有不到20平方米,用帘子隔开了美甲区和美容区,美容区摆放了两张床,床上堆着仪器,没有看到消毒器具。

  而在与之相隔不远的一家临街美甲店铺,老板又称,她家的色乳达到医用级别,五证齐全,融到水里可以直接饮用。而正常的色乳,达到三证已经很了不起了。但当记者细问是哪五证时,其只说了一个卫生许可证,就让记者不要问了。

  当记者离开店面时,有的工作人员还好心“提醒”,千万别去写字楼里的美容工作室,那里很不安全。

  美容行业暴利致微整形频触红线

  □ 本报记者 王 春

  □ 本报通讯员 卢柏安

  伴随着微商的盛行,微信朋友圈里开始兴起了微整形之风:“一针改写命运,既现精致娇容”“非手术、零创伤、立竿见影”“玻尿酸注射,只要10分钟,你也可以拥有水光肌肤”……各式的广告铺天盖地,打个针就能瘦脸美白、抚平皱纹、变得年轻漂亮,让许多爱美的女性趋之若鹜。

  然而,火爆的微整形背后,是大量美容机构的“无证上路”以及美容产品的“鱼目混珠”。

  注射玻尿酸美容反毁容

  25岁的邓女士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爱美之心,竟会成为一个噩梦。

  “下巴肿了一个大包,眼睛也因为感染红肿而看不清东西,真后悔为什么要在美容院打针,现在我都不敢出门见人了。”邓女士痛苦地告诉记者。

  据邓女士回忆,今年年初,她在和朋友聊天时,朋友告诉她最近找到一家美容院,同样是注射玻尿酸填充物,价格只有医院的三分之一,只是没有正规发票。

  在低价的诱惑下,邓女士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了这家美容院。美容店临街而设,店内时尚的装潢、轻柔的音乐还有巧舌如簧的美容顾问以及让人心动的优惠,让邓女士最终听从了美容顾问的建议,花了3500元纹了眼线、给下巴注射了一针玻尿酸。

  可没过多久,问题就来了。她到医院检查后被告知,她使用了劣质的玻尿酸,注射技术也存在缺陷,眼睛也因为细菌急性感染导致红肿,不得不在正规医院做了二次治疗。

  邓女士找美容院维权却遇到了麻烦。美容院坚持称出现问题不是他们的原因,一会儿说邓女士吃辣椒了,一会儿说邓女士的体质有问题。苦于没有发票和收据,邓女士只能忍气吞声就此作罢。

  至今,邓女士仍不知道这家美容院是否有资质。不过,浙江丽水警方破获的一起案件,似乎可以解答邓女士的疑惑。

  在丽水公安破获的一起特大“美容针”假药案中,犯罪嫌疑人苏某交代,他们这些所谓的“医师”“美容顾问”“美容师”等,多是在“上海禾悦医美学院微整形注射培训班”参加了为期5天的培训课程,然后就拿到了相关的“资质证明”,在培训期间“老师”还不忘向他们推销美容产品。

  警方顺藤摸瓜,发现了一个以黑龙江人孙某为首的长期屯聚在安徽的职业销售假药团伙,孙某某团伙为国内销售肉毒素一级代理商,其货源直接来自韩国。2016年以来,该团伙从韩国购进肉毒素、玻尿酸、水光针、美白针、麻药膏等假药、医疗器械,使用“韩国盈盈”“狮子狗”“A米奇”等微信进行线上销售。经统计,孙某团伙销售假药、医疗器械数额超过1亿元。

  黑色产业链条利益惊人

  按照国家规定,肉毒素、玻尿酸属于处方类药物,只可以销售到医疗机构,在专科医生的把关下注射完成。可是美容行业的暴利,让不少美容院的经营者不惜铤而走险,超范围经营。

  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检察院查办的多起美容工作室涉嫌销售假药的案件中,瘦脸针、玻尿酸这些热销产品往往也是问题最多的药品。在叶某、潘某销售假药案件中,犯罪嫌疑人交代:国产肉毒素进价300元,卖价1500元;进口BOTOX肉毒素进价500元,卖1800至2200元。国产玻尿酸进价500元,卖到1800元;进口玻尿酸进价800元,卖到2800元。

  记者了解到,这些美容药品针剂往往高价销售,理由是均从国外进口。更有不少非法美容针剂通过朋友圈销售,他们通过代理、加盟,在熟人好友中兜售自己的美容产品,并提供一些所谓的高端服务,如上门注射、名医注射,一针数千元,而产品本身的质量根本无法保证。

  专做美容院线产品的经销商吴经理向记者透露,街边小美容院的自有产品基本都是贴牌生产,要么没有生产许可证,有的话也是很多家共用一个生产方提供的许可证,产品质量没有保障,产品成本只有销售价格的8%至10%,一个卖2000元的产品,成本往往只有80元左右,成本几乎没有超过售价百分之十的。美容行业潜藏的利润空间巨大,为降低成本提升利润空间,以次充好、以假充好的现象一直潜伏在这条黑色利益链中,加上监管部门监管作用弱化、玩忽职守现象的发生,在巨大经济利益诱惑下,铤而走险的人就越来越多。

  生活美容机构进行微整形属非法行为不记录整形过程致维权难

  微整形美容市场监管亟待常态化

  对话人

  中国医师协会维权委员会委员 邓利强

  《法制日报》记者 赵 丽

  《法制日报》实习生 刘雪妍

  微整形属医疗美容范畴

  记者:“爱美”需求催生庞大市场,庞大的市场又催生更多的“无知无畏者”进入市场,就这样,微整形市场便以一种野蛮且畸形的状况不断“做大做强”。在我们的调查中,不管是买家还是卖家,在爱美与高额利润的诱惑之下,都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肉毒素的A类药品属性,都会天真地认为注射肉毒素“不就是打一针的事情吗”。

  邓利强:所有动刀的、用药的都属于医疗美容范畴。医疗美容是指应用手术、注射和药物进行塑形,所以微整形属于医疗美容的范畴是毫无疑问的。

  记者:在我们的调查走访中,一些整形机构具有一定的隐蔽性,使得卫生行政部门无法做到执法“疏而不漏”。这些整形机构有的没有经过资质审批,主刀医师也不具备相应的资质,而且绝大多数存在夸大甚至虚假宣传问题,使用的药物来路不明,质量安全堪忧。

  邓利强:首先,大家现在看到的任何人任何时间都在做微整形,这种现象是不对的;第二,卫生监督所也是受行政机关的委托进行查处,但遍地开花之后就很难监管了,再加上取证比较困难,所以到处都有生活美容机构在进行微整形,可以肯定地讲,这是非法行为。

  但遗憾的是,消费者不去关注这一点,只要有朋友介绍,就去接受这样的美容整形,实际上这是对自己的医疗安全不负责任。不过,这个不负责任绝对不是消费者主观上的不负责任,不是说有意对自己不负责,而是消费者没有辨别的能力。消费者可能会认为,这个美容机构存在这么长时间了,朋友们也都说不错,做得也还行,我也去试试。其实这也是所谓查证困难的原因,回过头来说,这就要求消费者自己有认知,不把自己的医疗安全和自己对美的追求交给那些没有经过正规培训的人。

  消费者安全意识待提升

  记者: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我国平均每年因为整形美容导致毁容毁形的投诉多达近2万起。专家介绍,消费者一旦出现问题,应该立即向卫生部门举报,以便同时收集证据,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然而,消费者维权面临取证难问题。

  邓利强:我们真的见过一些非常惨痛的教训,把美容变毁容,媒体也在不断报道这些事情,可是大家仍然会觉得这种事情我不会碰到,存有侥幸心理。维权难的出现,是因为正规的医疗机构有积累证据的意识,所有的医疗行为都可以回溯,能检查,能处理问题。非法机构恰恰是为了规避这些,根本没有办法回溯,这也就是一个很大的风险所在。消费者在选择这种机构时就已经把自己置于风险之中。消费者要自觉自愿地,从选择之日起,就把自己的健康置于法律的范畴之内,才能得到应有的保障。

  记者:据了解,一些美容机构甚至是没有资质的工作室因为非法诊疗行为,很多都是被行政处罚过。相对于微整形行业的暴利,现在的行政处罚是否会让人觉得违法成本过低?

  邓利强:因为取证困难乃至无法查处,或者说没有能力去查处,其实都不存在查处的风险,所以造成了微整形现在遍地开花的状况,这真的是非常遗憾的。媒体应该加大对此事的宣讲力度,告诉大家除非正规的医疗机构,其他所有的生活美容机构进行微整形都有潜在的风险,所有用药物、注射,更包括动刀的行为都应该在正规的医疗机构进行。

  联合监管打击需常态化

  记者:无证行医、跨专业行医、虚假广告等现象在微整形行业大量存在。中国消费者协会的一项统计显示,整形美容领域近年来成为消费者投诉的一个热点。很多人将问题原因归结为目前在医学美容领域的监管工作薄弱、法律法规不健全、行业约束力弱。

  邓利强:法律是很健全的,就是监管不到位,可这也不是监管部门不作为,就是取证太困难了。因为监管部门去查处的时候,恰好逮住其正在进行微整形的非法医疗行为,这是非常难的,所以这些机构就肆无忌惮了。

  其实未必是一定要抓现行,要想有效监管,第一要有人指证其非法美容整形的行为,第二是证明这个行为存在要有其他的证据,比如开具的收费情况之类的证明。现在的问题是,非法医疗结构不会把美容整形行为完整客观地记录下来。

  记者:前些年微整形市场刚刚兴起时,监管和社会认识不足还有情可原。现在,整形广告早已铺天盖地,整形行为早已司空见惯,加强市场监管、提高科学认知、谨慎选择微整形项目,就是一种必然要求。

  邓利强:解决这样的问题,要有防范机制。我们的卫生监督所接到非法行医举报时,与公安机关有一个联动机制,应该一起进行查处。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在这个联动机制里有衔接的缝隙,这也让非法行医的人有了更多的机会。

  所以,近年来公安机关和卫生行政部门多次开展了联合行动,但是联合行动就意味着这不是一种常态。其实对于非法行医的打击不仅仅是要针对那些看病的诊所,对于美容整形这一方面也应该常态化。

  记者:你刚才提到相关立法的时候,用的形容词是“健全”。即使相关法律法规是健全的,是否有进一步规范的必要?

  邓利强:的确不存在完善法律法规这方面的问题,可以说已经非常完善了。关于医疗整形美容行业,我们有《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这个就是国家层面的约束。

  至于这个行业的发展,是一个市场需求,是不需要由国家进行规划的,但是国家要管的就是合法从业人员的行为,通过这种行为和管理,让每一个求美心切者的美容整形医疗有一个安全的保障。从打假的层面来说,也是一直在进行的。

  从我国目前的监管来讲,对医疗卫生行业的监管也在不断加强,我们期待着医疗整形美容市场可以更加规范。

  无需从医资质成公开秘密五天完成微整形学习课程

  微整形培训机构乱象调查

  □ 本报记者 赵丽

  □ 本报实习生 吴双

  微整形市场火爆,同时也带动“微整形培训”成为一大商机。

  在某搜索引擎上,《法制日报》记者以关键词“微整形培训”进行搜索,排在最前面的四条搜索结果均是微整形培训机构的广告,点开推荐页面,出现20条与微整形培训相关的商业广告。

  这些“微整形培训”是否合法?《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

  《法制日报》记者一一点开微整形培训机构的页面,发现培训内容大同小异,大多分为五种课程:微整形注射班,以注射肉毒素、玻尿酸等化学物质的方式来进行除皱和美白;精品手术班,5天完成双眼皮成形术、开内外眼角、假体隆鼻、假体翘下巴微整形等内容的学习;韩式半永久纹绣班;高级线雕班;激光光电班。每班学费在5000至1万元不等,网页上的微整形培训机构对培训学员没有任何要求,不需要具有医师执业证书和护士证等资质证书。

  《法制日报》记者随机选择了培训地点在广州和上海,名为“广大微整形培训中心”和“上海银星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的两家机构,添加了培训老师微信。

  记者:“我没有任何从医证书,也没有注射经验,能参加课程吗?”

  培训老师:“可以的,我们对学员的资质没有要求。”

  记者:“学成之后有专业的证书吗?”

  培训老师:“我们有亚洲医学美容研究院结业证书,是实力的见证。”

  记者:“进行微整形风险大吗,网上有一些毁容的例子。”

  培训老师:“风险很小,我们这边会教你们规避风险,比如说眼睛周围的注射要谨慎,会教你们如何安全操作的。”

  记者:“教课的老师是什么身份?”

  培训老师:“我们的老师都是正规的微整形医师,有一些从韩国进修回来的。”

  记者观察多个微整形机构咨询人员的朋友圈,发现他们都会在朋友圈里对微整形课程进行宣传,经常发布微整形课程进程的图片和视频,其中包括注射脸部、眼部、唇部、头部的,还有进行双眼皮手术、激光美白的。

  在联系另一家微整形培训机构时,记者表示希望能够多学习一段时间,但这家培训机构的王老师表示,“不需要时间太长,最多半个月就行。微整形的注射很容易、很简单,就注射玻尿酸、肉毒、溶脂这些,特别简单。你一两天就能学会了,主要是得实操,你要有经验,你学会之后要上手做。做多了,经验就出来了,熟能生巧,都是技术活”。

  记者问培训后收入如何?王老师说:“你开工作室,给人注射,每个部位都是500元。如果客人要做鼻子和下巴的话,你就能够赚1000元,一天有3个客人就是3000元,这还不加药钱,如果把药钱加进去,就是3000元加3000元,日入6000元呢。”

  张阳曾在陕西省西安市一家微整形机构参加了为期5天“韩式半永久纹绣班”,目前在老家沈阳开了一家美容美发店,“有些顾客过来做头发,我就会向她们推荐美容产品、纹眉、种睫毛、做美瞳线等,这些做起来比较容易”。

  说起5天课程,张阳回忆说:“老师先给我们讲了一些理论知识,练习了一天画眉毛、唇形,画好之后涂上上色的药品就行,对操作环境没有多大要求,我一般就在店里做。”

  小芳是张阳在微整形培训班认识的朋友,“她的结业考试就是我去帮她做‘模特’的,当时给我做的是丰唇,在我的上下唇都注射了玻尿酸。注射几天后,上唇看起来不自然,可能是注射太多了,大概持续了三四个月吧。”张阳有些后怕地说。

  对于“小芳是否有行医资质”的问题,张阳倒是很坦诚:“哪有什么行医资质,大家都心知肚明,不需要什么行医资质。有些老师就是我们培训机构毕业的优秀学员,小芳初中都没有毕业就过来学习了,现在还在朋友圈发广告给人家打肉毒素瘦脸。我比较胆小一点,不敢给人家脸上打针,她们在学习时会先在脸上要注射的部位做上记号,画个黑点然后再注射。”

  “结束了纹绣班,老师还建议我参加注射班,赚的钱多,我怕看不准给人家打偏了。”张阳说。

分享到:
0
  • 焦点企业

“互联网+”顶层设计催生经济新格局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电话:0086-10-60213067

传真:0086-10-60213767

媒体合作:0086-10-60213067

品牌活动合作:0086-10-60213767

广告合作:0086-10-60213767